ENGLISH INDONESIA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宿将”竞逐,旗鼓相当─2019年印度尼西亚总统选举前瞻
2018-11-16 19:10:53 来源:《千岛日报》 作者: 【 】 浏览:0次 评论:0

当前,在印度尼西亚有两个政治人物的名字最响亮,一个是竞选编号第1号的佐科•维多多(下称佐科),另一个则是竞选编号第2号的普拉博沃•苏庇延多(下称普拉博沃)了。其中,佐科-马鲁夫•阿敏组合获得由印尼斗争民主党牵头,加上包括民族复兴党、民族民主党、从业阶层党、民心党及建设团结党的五个政党,后再加入印尼团结一致党、印尼团结党及印尼公正团结党等共九个政党的联合支持。普拉博沃-善迪亚卡•乌诺组合则以大印尼运动党为主,联合福利公正党及国民使命党三党的结盟支持,另外,本组合拥有庞大伊斯兰教组织的支持。不论佐科,还是普拉博沃,各有广泛和忠实的追随者,各有优劣。总之,彼此之间既是朋友,又是政敌,因为这两位“宿将”恰恰集中代表当前印尼政治意识生活中两个对立的阵营--拥护现政府的温和派与反对现政府的激进派。

他们两人将再次在角逐2019-2024年印尼总统选举中进行一场势不两立的剧烈的对弈,然而,总统宝座毕竟谁属,取舍之标准不能单看民意调查的数字,更不能依据坊间八卦的新闻,实际上社会上不同政党和宗派倾向的人各有自己的抉择,只是时候不到心照不宣而已,最终的结果尚要等到半年后的2019年4月17日才见分晓。

近一年来,两者攻防策略稍微有别,虽时有剧烈争论,但尚基本趋于理性。

这边厢谋划连任的佐科总体上一直保持惯常缜密的温和与低调,但偶而也作出极其出人意料的大动作,如在8月份的2018年亚洲运动会的开幕仪式上,从总统府出来的途中,为免塞车之苦,他索性放弃座驾而改乘摩托车入场的非凡“表现”引起全国乃至世界“刮目相看”。实际上,他要向人展示他拥有年轻人那样的活力和创意,又有迎接一切挑战的勇气。于是,在毫无保护的情况下单枪匹马驾驭着铁马穿行在繁忙的大街小巷之中,而他那一阵飞车惊险的场面无不吸引了千千万万双观众的眼睛,魅力一时无量啊﹗

这位印尼第七任(现任)总统的佐科,1961年出生于中爪哇梭罗河 (Bengawan Solo)畔的梭罗市,现年57岁。自小生长在一个普通的城市家庭,其父靠世袭的木材家具坊为生。长大后的佐科考进日惹的迦查玛达大学,1985年取得森林工程学士。毕业后先在亚齐地区的国营纸厂工作,1988年后回到出生地协助其父经营家具坊。几年后他开设自己的家具公司,由于经营有方,生产的家具远销到法国等欧洲国家,品牌享誉国际而成为名闻遐迩的出口商。从2004年开始,他受到印尼斗争民主党引荐而开始涉足政界,不久成为该党参加竞选2005年梭罗市长的候选人。荣幸之至,他首次参选便成功获选为年轻市长,时年44岁,且取得连任。2012年,他与华人国会议员及前东勿里洞县长钟万学搭档而获选雅加达专区正副首长,复于2014年7月他伙同尤淑夫•卡拉当选为印尼第七任正副总统至今。以佐科的出身,他称得上是自印尼建国以来没有任何政治和军事背景的平民总统。当年,他的竞选对手也是今次的对手普拉博沃

那边厢经过三度败选但却“越战越勇”的原印尼国民军战略后备部队司令的普拉博沃退伍中将,一直以来摆出一副强势姿态,似有非争得“宝座”决不罢休的异常劲力,而他敢说敢撞、侠肝义胆的个性表现,以及为实现理想而顽强不懈的精神十分赢得人们敬佩。在竞选过程中,言论咄咄逼人之外,文字修辞亦颇考究,严肃之中带点幽默感。

行伍出身的普拉博沃,现年67岁,比其对手大10岁。他本人是生长在一个较富裕的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一位经济学家,先后担任印尼历届政府的工贸部长、财政部长及经济部长,于苏哈托时期担任国家技术研究部长,实际是政府的经济顾问。其母乃苏拉威西米那哈沙族的后裔。

年少时期的普拉博沃,天资聪慧,中小学阶段是在国外受教育,由于自小对政治和军事甚感兴趣,1970年回国投考位于中爪哇玛吉冷(Magelang )的军事学院校。

1974年毕业后直接投入军队服务。普拉博沃于苏哈托执政时期一直在陆军服役,期间曾到美国接受军官训练课程。他曾经被派到东帝汶执行任务,后调回雅加达升任反恐特遣队指挥官。

1983年,这位年轻军官与苏哈托之第二女儿Titiek Suharto结婚,于1998年离婚。当时军阶官至印尼陆军中将司令,掌管战略后备部队,但随苏哈托政权垮台,他也因涉嫌绑架维护人权斗士而被撤销军职,也曾因人权纪录问题被美国禁忌入境。还曾传言他因被指涉推翻哈庇庇政权的未遂政变而逃到约旦,直至2000年初才返回本国。

普拉博沃毕竟是经历苏哈托独裁政权、哈庇庇过渡时期及民主改革时代的“三朝”传奇人物,本人又是苏哈托政权的直接参与者,高级军官,阅历匪浅。特别由于他曾是苏哈托的女婿,握有军权,因此,他与苏哈托家族的关系、他个人在东帝汶的人权纪录以及他与Titiek Suharto的离婚等等重大的问题,都是当今社会议论的话题,也是他的负面新闻,并成为受到攻击的理由。以普拉博沃当时的身份与地位,引起公众对他的怀疑是自然不过的事。不过,关于上述问题,我想普拉博沃个人在参选提名之时,居然获通过选委会(KPU)之审查,起码说明政府对上述悬疑已有结论。

要求了解任何候选人的历史背景与条件,这是选民的基本知情权,应受到尊重和保护,而普拉博沃自己的亲密伙伴国会副议长法德利•尊(Fadli Zon)也这样说过:“……本来任何领导人的能力、来历及其表现等等都要清清楚楚“(“……bahwa seorang pemimpin memang harus jelas dalam hal kualitas (bobot), asal-usul (bibit), penampilan (bebet).”)。他还把这些归纳为三“B”条件。

在当今印尼政坛上,普拉博沃在相当部分人的心目中仍然被视为他们的“偶像”,他算得上是反对阵营中一位众望所归的“领头羊”,因为他仍然具有呼风唤雨的强大号召力。

同时,他也是一个敢于面对现实、承认错误的人。比如近期到中爪哇省的波约拉利(Boyolali)县主持其助选团办事处的启用仪式时,根据他自己的说法,是为了表示他对前来支持他的乡里或农民的同情和关心,他更要表达如今人民享受不到美好的生活,才在演讲时使用幽默的方式说起若果以“波约拉利人的相貌”(tampang Boyolali)踏进星级酒店时可能会被赶走,因为他们没有一副富人的吉相(意指因辛劳而显得愁容苍老),他万万未料到这番开玩笑的讲话却惹来一场抗议的声音……事情发生后,普拉博沃通过助选团统筹人达内尔(Dahnil Anzar Simanjuntak)转达说:“本人没有恶意,但是如果有人因此感到被冒犯,我为之道歉。”

社会上不少人对他勇于道歉的行为表示欢迎和谅解,他也获得佐科助选团的发言人亚斯(Ace Hasan Syadzily)的称赞。

 

责任编辑:liudeju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普选战已渐露水面